你的位置:成都华泽晶体材料有限公司 > 服务项目 >

驿站融入百货业态 中通再探末端商业化


发布日期:2023-10-24 21:02    点击次数:79
行情图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

  来源:北京商报

  快递企业仍在探索零售业务。近日,北京商报记者独家发现,中通旗下的末端品牌兔喜在全国大量招聘采购人员,并在北京朝阳区布局了4家融入了零售百货业态等商业化元素的末端驿站,单个门店日销近1万元。近年来,驿站叠加社区团购、便利店业务的尝试屡见不鲜,但困于运力、人力等因素,一些驿站的商业化收入占总收入比重不足10%,更有甚者商业化项目直接折戟。取件流量的“含金量”到底有多少?又有多少能成为商业化的流量来源?从业者们仍在摸石头过河。

  20平方米200个SKU

  单店日销近1万元

  快递末端网点的战场,又有新变局。近日,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,中通在北京展开了对旗下末端驿站兔喜生活的商业化布局。在兔喜HR公众号中,记者发现,4月以来,兔喜已经发出了4篇招聘推送,招聘岗位包括招商经理、采购专员、高级门店运营等职位。“现在兔喜大部分的网点还没有做到商业化。”通过拨打兔喜招聘咨询电话,记者从一位相关负责人处得知,从去年开始,兔喜已经陆续在全国各省市招采购,目前已经基本招满了。

  去年10月左右,李群(化名)接到通知,从外地调往北京,参与北京地区中通旗下末端驿站兔喜生活的商业化布局。据李群透露,目前北京的兔喜商业化门店集中在朝阳区,共有4家门店。“随着供应链的完善,门店的商业化面积都能够做到不少于20平方米,SKU大概在200左右。”李群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,目前销量最好的门店日均商业销售额可以到8000-10000元左右。

  “驿站能够嫁接的商业元素其实非常多。”李群告诉北京商报记者,最初的驿站商业化和社区团购类似,即线上平台引流,线下取货,“目前我们在北京布局的4家商业化店,其实是把利润更高的商品,比如网红零食、日用品等商品直接放到了货架上,在驿站中嫁接了线下的零售业态,让前来驿站取包裹的人能够及时在驿站选购,线上的商城就放一些低客单价的引流商品”。

  北京商报记者在兔喜生活的线上平台“吉选官方商城”中看到,近30天热销产品主要以水果生鲜为主。“水果差不多是每两天到店一批,摆在店里的生鲜商品我们还是倾向于经营一些耐储品类,因为叶菜不容易存放,销售不动,就容易亏钱。”李群说道。

  根据中通财报,截至2022年末,中通末端门店超过了8万家。至于未来是否会在北京其他区域持续拓展兔喜驿站的商业化门店,中通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回应称,兔喜为加盟制,未来的商业化步伐会根据各区的实际情况进行规划,“门店会根据各自经营和生存需要,拓展商业来提升服务和效益”。

  “零售利润占比不到10%”

  人力、时间成本掣肘

  事实上,末端网点跨界商业零售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。早在12年前,顺丰便推出了便利店品牌“嘿客”,快递企业涉水零售由此拉开序幕。在此之后,顺丰的“顺丰优选”、圆通的“妈妈菁选”以及中国邮政的“与农便利店”等实体零售项目也纷纷落地。

  不少末端经营者对于驿站经营零售商品也并不反感。唐志强(化名)在北京海淀区经营着一家100平方米左右的快递驿站,“驿站之间的竞争还是比较激烈的,一旦一个小区的驿站超过2家,快递公司的选择性就会提高,如果你不能谈到3家以上的客户把快递送到自家驿站,末端盈利就会变得非常困难”。

  因此,在2020年接手之后,唐志强就买了两个冰柜在驿站,放一些冰淇淋和饮料售卖,每周补一次货。他曾经也加入了多多买菜、美团优选、京喜拼拼等社区团购平台。“反正场地都是自己的,能多赚一点儿是一点儿。”唐志强向北京商报记者进一步说道,去年以来随着社区团购企业在北京节节败退,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接到单子了。

  不过,唐志强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,目前驿站主要的利润来源还是寄取快递,零售商业的利润占比不到10%。“快递公司在驿站寄存一个包裹,我的收入差不多在0.5-0.8元,从驿站代寄包裹的收入则在4-5元/件。”唐志强表示,自己的驿站一天的入库包裹量在1300件左右,寄出的包裹量在40件左右,经营快递包裹的收入大概在2万元上下。

  到底是带来了更多麻烦还是更多收益,从业者们不得不重新打量新增的零售业务。在唐志强眼中,做零售很多时候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“商品采购和快递完全是两个不同的领域,经营驿站快递项目的人力和运力成本已经很高了,我们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做其他商业项目。”他坦言。

  那么,中通总部是否对这些尝试商业化的网点进行补贴扶持?又会在供应链以及网点SKU方面如何布局呢?截至发稿,中通相关负责人暂未回应北京商报记者。

  零售能力欠缺

  做商业是奢望

  快递企业的商业梦,似乎从来就没有停止过。今年1月,圆通上线了“如意邻里”再次布局社区商城,而此前,圆通已经在主站上线了“圆通妈妈商城”的一站式跨境购平台,顺丰也在2016年上线名为“顺丰大当家”的电商平台,韵达与合作方推出了“欢猫优选”线上购物平台。

  然而,在商业化的路上,快递企业屡败屡战。“第一个吃螃蟹”的顺丰,在2019年宣布关停“顺丰优选”的便利店业务,并将与本来生活网协同供应链资源;申通的“爱买网超”上线两个月就面临夭折;中国邮政与地平线投资联手推出的“中邮百全连锁超市”也在业界一片打造“农村版沃尔玛”的呼声中,面临雷声大雨点小的窘境,最终宣告失败。

  在快递物流专家、贯铄资本CEO赵小敏看来,快递企业跨界做商业,本来就是“隔行如隔山”。“快递末端经营面向C端,重在服务。但一旦涉及商业化,快递企业就需要重新组建一个庞大的采购团队,制定自身货品的采购和定价体系。”赵小敏认为,快递企业的屡战屡败,主要是由于没有掌握像商超百货一样核心的零售布局能力。

  “目前各家快递企业的商业化基本还在探索当中,无法和同一区域已经有成熟客群的便利店去竞争。”双壹管理咨询首席咨询师龚福照向北京商报记者坦言,商业化的成本以及未来收益的平衡难以把握,且通常情况下经营驿站的人员并不具备点货、盘活以及供应链方面的能力和资源。“想要将驿站的流量进行变现,不仅要看货怎么样,还要积极地在产业链上游布局,形成自身的商品竞争优势。”龚福照说道。

  北京商报记者 何倩 乔心怡

炒股开户享福利,送投顾服务60天体验权,一对一指导服务! 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友情链接: